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中和节赐群臣宴赋七韵

李适

东风变梅柳,万汇生春光。中和纪月令,方与天地长。

耽乐岂予尚,懿兹时景良。庶遂亭育恩,同致寰海康。

君臣永终始,交泰符阴阳。曲沼水新碧,华林桃稍芳。

胜赏信多欢,戒之在无荒。

2

野雀

卢青山

山中有野雀,扇扇双锦翎。起伏翘绿尾,啄食女萝根。

往来无定迹,作息候曦昏。一枝既已足,不复举张心。

林中无盛衰,乃不识秋春。兴来偶独出,远避朝歌尘。

世人张罟网,斯得扃笼听。斯鸟既不下,所费付空陈。

况乃不识世,故尔未学鸣。

2

悲歌

佚名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

思念故乡,郁郁累累。

欲归家无人,欲渡河无船。

心思不能言,肠中车轮转。

2

蝶恋花

陈从古

日借轻黄珠缀露。困倚东风,无限娇春处。看尽夭红浑漫语。淡妆偏称泥金缕。

不共铅华争胜负。殿后开时,故欲寻春去。去似朝霞无定所。那堪更著着花雨。

4

东风齐着力·电急流光

纳兰性德

电急流光,天生薄命,有泪如潮。勉为欢谑,到底总无聊。欲谱频年离恨,言已尽、恨未曾消。凭谁把,一天愁绪,按出琼萧。

往事水迢迢,窗前月、几番空照魂销。旧欢新梦,雁齿小红桥。最是烧灯时候,宜春髻、酒暖蒲萄。凄凉煞,五枝青玉,风雨飘飘。

3

秦原早望

李频

一忝乡书荐,长安未得回。年光逐渭水,春色上秦台。

燕掠平芜去,人冲细雨来。东风生故里,又过几花开。

2

踏莎行 巫峡云涛 铁网珊瑚九

王国器

雪练横空,箭波崩岫。女娲不补苍冥漏。何年凿破白云根,银河倒泻惊雷吼。罗带分香,琼纤擎酒。销魂桃叶烟江口。当时楼上倚阑人,如今

2

塔灯

冯子振

擎天一柱碍云低,破暗功同日月齐。半夜火龙蟠地轴,八方星象下天梯。

光摇滟滪沿珠蚌,影落沧溟照水犀。文焰逼人高万丈,倒提铁笔向空题。

2

咖啡馆

近现代:欧阳江河
一杯咖啡从大洋彼岸漂了过来,随后
是一只手。人握住什么,就得相信什么。
于是一座咖啡馆从天外漂了过来,
在周围一大片灰暗建筑的掩盖下,
显得格外触目,就像黑色晚礼服中
露出一小片雪白的衬衣领子。
我未必相信咖啡馆是真实的,当我
把它像一张车票高举在手上,
时代的列车并没有从我身边驶过。
坐下来打听消息,会使两只耳朵
下垂到膝盖,成为咖啡馆两侧的
钟表店和杂货铺。校准了时间,
然后掏钱到杂货铺买一包廉价香烟。


这时一个人走进咖啡馆,
在靠窗的悬在空中的位置上坐下,
他梦中常坐的地方。他属于没有童年
一开始就老去的一代。他的高龄
是一幅铅笔肖像中用橡皮轻轻擦去的
部分,早于鸟迹和词。人的一生
是一盒录像带,预先完成了实况制作,
从头开始播放。一切出现都在重复
曾经出现过的。一切已经逝去。
一个咖啡馆从另一个咖啡馆
漂了过来,中间经过了所有地址的
门牌号码,经过了手臂一样环绕的事物。
两个影子中的一个是复制品。两者的吻合
使人黯然神伤。“来点咖啡,来点糖”。
一杯咖啡从天外漂了过来,随后
是一只手,触到时间机器的一个按键,
上面写着:停止。

这时另一个人走进咖啡馆。
他穿过一条笔直的大街,就像穿过
一道等号,从加法进入一道减法。
紧跟在他身后走进咖啡馆的,是一个
年龄可疑的女人,阴郁,但光彩夺目。
时间不值得信赖。有时短短十秒钟的对视
会使一个人突然老去十年,使另一个人
像一盒录像带快速地倒退回去,
退到儿时乘坐的一趟列车,仿佛
能从车站一下子驶入咖啡馆。
“十秒钟前我还不知道世上有你这个人,
现在,我认为我们已经相爱了
许多个世纪”。爱情催人衰老。
只有晚年能带来安慰。“我们太年轻了,
还得花上50个夏天告别一个世界,
才能真正进入咖啡馆,在一起
呆上十秒钟”。要不要把发条再拧紧一圈
镀银的勺子在杯中
慢慢搅动,平方乘以平方的糖块开始融解
十秒钟,仅仅十秒钟,
有着中暑一样的短暂的激情,使人
像一根冰棍冻结在那里。这是
对时间法则的逆行和陈述,少到不能再少
对任何人的一生都必不可少。这是
一个定义:必须屈从于少数中的少数。

这时走进咖啡馆的不是一个人,
而是一群人。一出皮影戏里的全部角色,
一座木偶城市的全部公民。他们来自
等号的另一端,来自小数点后面
第七位数字所显示的微观宇宙,来自
纪律的幻象,字据或统计表格的一生。
他们视咖啡馆为一个时代的良心。
国家与私生活之间一杯飘忽不定的咖啡
有时会从脸上浮现出来,但立即隐入
词语的覆盖。他们是在咖啡馆里写作
和成长的一代人,名词在透过信仰之前
转移到动词,一切在动摇和变化,
没有什么事物是固定不变的。
在一个脑袋里塞进一千个想法,就能使它
脱离身体,变得像空气中的一只气球那么轻
靠一根细线,能把咖啡馆从天上
拉下来吗?如果咖啡馆仅仅是个舞台,
随时可以拆除,从未真正地建造。

这时一个人起身离开咖啡馆,
在深夜十二点半(校准了时间。但时间
不值得信赖),穿过等号式的幽暗大街,
从咖啡馆直接走向一座异国情调的
阴沉建筑,一座
让人在伤心咖啡馆之歌里怀想不已的建筑。
不是为了进入,而是为了离去,
到远处去观看。穿过这座大楼就是冬天了。
一九人九年的冬天。一八二五年的冬天。
零下四十度的僵硬空气中漂来一杯咖啡,
一只手。“我们又怎么能抓住
这无限宇宙的一根手指?”也许不能。
“贵族的皮肤真是洁白如玉”这是
一个晚香玉盛开的夜晚,雪撬拉着参政广场
从中亚细亚草原狂奔而来。路途多么遥远。
十二月党人在黑色大衣里藏起面孔。

这时一个人返身进入咖啡馆。
在明亮的穿衣镜前,他怀疑这座咖啡馆
是否真的存在。“来一瓶法国香槟
和一客红甜菜汤”。黑色大衣里翻出
洁白的衬衣领子,十二月党人
变成流亡巴黎的白俄作家。俄罗斯文化
加上西方护照。草原消失。 .
隔着一顿天上的晚餐和一片玻璃泪水,
普宁与一位讲法语的俄国女人对视了’
十秒钟。她穿一双老式贵族皮鞋,
在遗嘱和菜单上面行走,像猫一样轻盈。
咖啡馆的另一角,萨特叼着马格里持烟斗
和波伏瓦讨论自由欧洲的暗淡前景。
放下纪德的日记,罗兰·巴尔特先生
登上埃菲尔铁塔俯身四望,他看见
整个巴黎像是从黑色晚礼服上掉下的
一粒钮扣。衣服还在身上吗?天堂
没有脱衣舞。时间的圆圈
被一个无穷小的亮点吸入,比钮扣还小。

这时咖啡馆里坐满了宾客。
光线越来越暗。漂泊的椅子从肩膀
向下滑落,到达暗中伸直的腰。
支撑一个正在崩溃的信仰世界谈何容易。
“蛇的腰有多长?”一个男孩逢人便问。
他有一个斯大林时代的辩证法父亲,
并从母亲身上认出了情人,“她多像娜娜”
日瓦戈医生对诗歌和爱情
比对医术懂得更多,“但是生活呢?
谁更懂生活?”一群黄皮肤的毛头小于,
到咖啡馆来闲聊,花钱享受
一个阶级的闲暇时光。反正无事可干。
我们当不了将军,传教士,总统或海盗。
“少女把手们在心上,梦想着海盗”,
度过宁静的青青草地上的一生。
“哪里去打听关于乌托邦的
神秘消息?”如果人的目光向内收敛,
把无限膨胀的物质的空虚,集中到
一个小一些的
个别的空虚中去,人或许可以获救。
咖啡馆像簧片一样在管风琴里颤动。
没有演奏者。是否有一根手指
能从无限的宇宙的消息中将灵魂勾去?

这时持异国护照的人匆匆走出咖啡馆。
灵魂与肉体之间的交易,在四位
中国巨头与第一任美国总统的眼皮下
进行,以此表达一个事实:我们在地下
形成对群鸟的判断。两个国家的距离
是两付纸牌的距离。“玩纸牌吗?
每付纸牌有一个黑桃皇后。”
每个国家有一付纸牌和一个咖啡馆。
“你是慢慢地喝咖啡,还是一口喝干?
放糖还是不放?”这是把性和制度
混为一谈的问题。熬了一夜的咖啡
是否将获得与两个人的睡眠相当的浓度
我们当中最幸福的人,是在十秒钟内
迅速老去的人。年轻的将坠入
从午夜到黎明的漫长的性漂泊。
不间断地从一个情人漂泊到
另一个情人,是否意味着灵魂的永久流放
已经失去了与只在肉体深处才会汹涌的
黑暗和控诉力量的联系?是否意味着
一段剪刀下的爱情只能慢动作播放,
插在那些一闪即逝的美丽面庞之间?
两杯咖啡很久没有碰在一起,
以后也不会相碰。

这时咖啡馆里只剩下几个物质的人。
能走的都走了,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也许到了结咖啡馆安装引擎和橡皮轮子
把整条大街搬到大蓬车上的时候。
但是,永远不从少数中的少数
朝那个围绕空洞组织起来的
摸不着的整体迈出哪怕一小步。永远不。
即使这意味着无处容身,意味着
财富中的小数点在增添了三个零之后
往左边移动了三次。其中的两个零
架在鼻梁上,成为昂贵的眼镜。
镜片中一道突然裂开的口子
把人们引向视力的可怕深处,看到
生命的每一瞬间都是被无穷小的零
放大了一百万倍的
朝菌般生生死死的世代。往日的梦想
换了一张新人的面孔。花上一生的时间
喝完一杯咖啡,然后走出咖啡馆,
倒在随便哪条大街上沉沉睡去。
不,不要许诺未来,请给咖啡馆
一个过去:不仅仅是灯光,音乐,门牌号码
从火车上搬来的椅子,漂来的泪水
和面孔。“我们都是梦中人。不能醒来。
不能动。不能梦见一个更早的梦”。

现在整座咖啡馆已经空无一人。
“忘掉你无法忍受的事情”。许多年后,
一个人在一杯咖啡里寻找另一杯咖啡。
他注定是责任的牺牲者:这个可怜的人。
1

夜歌

近现代:方思
夜性急地落下来了
你不要唱哀悼的歌

你只有一个形态
却有无数的影子
夜揉皱了山的衣裙,舒展了树的手臂
融和了水与雾,平匀了湖与土丘
夜落下来了,那么
到夜之寂,夜之深沉,当有声音升起
从静之中央,那时便没有光,没有影子
你的形态便是我的心

让夜过早地落下来罢
我不要再见你.你的影子
无所不在的,处处引我悲歌的
我要拥抱你,与你合而为一
我的心就拥抱你
拥抱这深沉的寂静,拥抱这响彻
我的全心灵的,啊,宁谧的,幸福的,生命本身的声音
当夜落下来了,淹没了一切崇高的卑微的,远的近的

在黑暗之黑暗,寂静之寂静的
外界
不要唱哀悼的歇
2

因果

近现代:余怒
在两昼夜的夹缝间
在停留于窗外的感光箔片上

她醒来

第二天四周发麻
静得针尖直闪
0

雨天

近现代:何其芳
北方的气候也变成南方的了;
今年是多雨的季节。
这如同我心里的气候的变化:
没有温暖,没有明霁。

是谁第一次窥见我寂寞的泪
用温存的手为我拭去?
是谁窃去了我十九岁的骄傲的心,
而又毫无顾念地遗弃?

呵,我曾用泪染湿过你的手的人,
爱情原如树叶一样,
在人忽视里绿了,在忍耐里露出蓓蕾,
在被忘记里红色的花瓣开放。

红色的花瓣上擅抖着过,成熟的香气,
这是我日与夜的相思,
而且飘散在这多雨水的夏季里,
过分地缠绵,更加一点润湿。
2

我是个孩童的牧者

近现代:庞清明
我是个孩童的牧者
我独自守候在竹编的摇篮边
在迎春与素馨的缕缕芳华中
与身后的至大者一同祝愿

打起平和的手语 踏着柔美的节拍
我是个孩童的牧者
从一对稚脸摘取苹果与酒樽
从均匀呼唤聆听百鸟的合唱

我是个孩童的牧者
我的心是不断更新的广阔草原
将一袭碧血与满身矿物奉献
阳光雨露中策马飞奔

我是个孩童的牧者
热切的关爱换来他自由的呼吸
痛苦中学会坚强逆境奋起反抗
天地之间一切之上是成长的精神
2

二四 他燃起了一柱火

亡灵书

贺鲁斯的发光的眼睛来了。

他平安地在黑暗中闪耀。

在地平线上,拉欢喜地见到

头把邪恶销毁。

抵御那赛特的权力,我与拉

点亮一柱火,而且追随于

他的扈从中,永远地崇拜着

那孪生姊妹的手。

 

贺鲁斯的眼睛平安地活着。

 

 

2

一种艺术

毕肖普

 

失落的艺术不难掌握;

那么多事物充斥在一起

失去并不是灾难。

 

每天都失去些什么。因为丢掉门的

钥匙而失魂落魄,时间白白地熬过。

失落的艺术不难对付。

 

接着又失去得更远,更快;

地址、姓名,你本来要到那里

旅游,这一切不会给你带来灾难。

 

我丢了母亲的表。看!我最后的,

我几乎最后的可爱的归宿也已失去

失落的艺术不难对付。

 

我失掉两个可爱的城市。更远一点

两个我拥有的王国,两条河,一片大陆。

我想念他们,但这不是灾难。

 

-即使失去你(幽默的口气,

我爱用的手势)我也不会说谎。

这是事实失落的艺术不难对付

 

虽然它看上去象一场灾难。

 

(李小贺 译)

2

遗书

哥伦伯
亲爱的聂将军:
我行将不起。
我要与你永别了。
我有些最后的事情
请求你。

告诉他们在这里
我十分快乐,
我唯一的憾事
是我再不能
不能做得更多。

那两张行军床
留给你和聂夫人。
我的两双英国皮鞋
也同样赠给你。

马靴和马裤
我愿意
送给吕将军。

贺师长
可以任意挑选
我的那些东西
作为纪念。

我希望
将毯子分送给
我的勤务员小周,
和张,我的炊事员。

一双日本皮鞋
也同样送给小周。

每年,我们需要二百五十磅奎宁
还有三百磅铁剂。
专门为了治疗
那些疟疾和贫血患者。

千万不要
再去那些城市买药,
比如保定,
天津,
还有北平。
那边的价格
要比上海
以及香港
高出一倍。

告诉他们我一直
非常愉快。我唯一的憾事
就是我现在
再不能多作贡献。

最近这两年
是我平生
最有意义
最重要的时间。有时
虽略感孤独,但我
在亲爱的同志们中间
得到了最大的满足。

现在我筋疲力尽
再也写不下去……向你
和我所有的同志们,
送上千百倍的感激
  诺尔曼·白求恩
              小 风译
          录自《外国文学》(1984.12.)
1

轻轻的喧响声

纳博科夫

这是一座海滨的小城,

当你在阴云密布的夜晚,

伤感地顺手推开窗棂,

轻轻的喧响声来自天边。

 

你侧耳谛听,仔细分辨,

海在喧响,海思念陆地,

你的心关注夜海波澜,

对倾听的心须倍加珍惜。

 

一整天听不见大海涛声,

白昼不请自来业已消遁,

就像玻璃板上酒杯空空,

叮叮咚咚地响了一阵。

 

再次置身于无眠的寂静,

你把窗扇尽情地敞开,

这世界广阔而又安宁,

你可以独自陪伴着大海。

 

静夜中并非倾听海涛声,

我用心聆听另一种喧腾:

那是祖国轻轻的喧响声,

是她的呼吸,她的律动。

 

喧响中的口音各有差别,

那么亲切,却突然沉寂,

有人吟唱普希金的诗歌,

而难忘的松林如诉如泣。

 

喧响中有慰籍也有欢欣,

有对放逐者的深情祝福。

然而白天听不见这声音,

嘈杂的白昼总忙忙碌碌。

 

不过在午夜的沉寂时刻,

不眠的耳朵会久久聆听,

聆听着祖国和她的动静,

聆听她永生不死的心灵。

 

1929

0

在玫瑰的风暴里

巴赫曼
在玫瑰的风暴里,无论我们向哪里祈求
黑夜总被刺照亮,而树叶间的
雷声也是,叶子如此轻盈,在灌木丛中,
而今将我们紧紧跟随。
1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