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来客》

比利时:凡尔哈伦

——打开吧,人们呀,打开吧,

我敲着前扉与后棚,

打开吧,人们呀,我是风

穿着死叶的风。

 

——进来吧,先生,进来吧,风呀,

看,那给你的炉灶,

和它的粉刷过的凸壁:

送到我们家里来吧,风先生呀。

 

打开吧,人们呀,我是雨滴,

我是着了灰色袍子的寡妇,

我的命运是无定的,

在煤灰色的浓雾里。

 

——进来吧,寡妇呀,进到我们家里来吧,

进来吧,冰冷的雨滴和铅青色的雨滴,

宽大的墙壁的缝隙,

张开着为了你住到我们的家里。

 

——举起吧,人们呀,举起那铁杆吧,

打开吧,人们呀,我是雪,

我的白色的外套嫌厌着,

在古老的冬的路上。

 

——进来吧,雪呀,进来吧,太太,

带着你百合花的花瓣,

把它们散在陋室里,

一直到那生着火焰的灶子里去。

 

因为我们是一些不安定的人们,

我们是居留在北国荒芜的地域里的人们,

我们爱着你们啊——说吧,从什么时候起的?——

为了我们有着由你们所激起的痛苦。

 

 

(艾青 译)



0

原文《》

by

穷人们

凡尔哈伦

是如此可怜的心——

同着眼泪的湖的,

它们灰白如

墓地的石片啊。

 

是如此可怜的背——

比海滩间的那些

棕色陋室的屋顶

更重的痛苦与负荷啊。

 

是如此可怜的手——

如路上的落叶

如门前的

枯黄的落叶啊。

 

是如此可怜的眼——

善良而又温顺

且比暴风雨下

家畜的眼更悲哀啊。

 

是如此可怜的人们——

以宽大而懊丧的姿态

在大地的原野的边上

激动着悲苦啊。

 

 

(艾青 译)

0

凡尔哈伦

雪不停地落着,

像迟钝、瘦长而可怜的毛线,

落在阴沉、瘦长而可怜的平原,

带着爱的冷漠,恨的炽热啊。

 

雪落着,无穷无限。

犹如一个瞬间——

单调地——接着一个瞬间;

雪飘落,雪落着,

单调地落在房舍上,

落在谷仓和谷仓的隔板上;

雪落着,落着,

无数的雪,落在墓地,落在墓间的空处啊。

 

气候恶劣的季节的帷幕,

在空中被粗暴地拉开;

灾难的帷幕在迅风中摇摆,

在它下面,小村庄蜷伏着。

 

严寒浸入了骨髓深处,

而穷苦走进了每家每户,

雪和穷苦,进入心灵深处;

沉重的半透明的雪,

进入冰冷的炉膛和没有火焰的心灵深处,

人们的心灵在茅舍棚屋中萎谢。

 

在弯弯曲曲的道路交叉的地方,

是死了一般的白色的村庄;

高大的树,被严寒铸成晶体,

沿着雪地排成长长的仪仗,

纵横交错的树枝,像水晶雕塑的窗饰。

那儿,是一些古老的磨房,

凝聚着苍白的苔藓,像布下的罗网,

突然竖立在小小的山丘;

在那下边,那些屋顶和房檐,

自从十一月开始露面,

就在狂风中和寒风搏斗;

而无穷无尽的漫天沉重的雪

落着,笼罩着阴沉、瘦长而可怜的原野。

 

飘飞的雪经过漫长的跋涉,

落到每一条小径,每一个罅隙;

永远是雪啊和雪的裹尸布,

苍白的雪带着丧葬的痛楚,

苍白的不能生育的雪,

一身褴褛,在狂野的流浪中

度过这世界的无涯无涘的严冬。

 

 

(罗洛 译)

0

虔诚

凡尔哈伦

冬夜举起纯洁的圣杯祝福上苍。

 

我也举起我的心,我的黑暗的心,

主啊,我的心!我的心!向着你的无边子虚,

不过我知道你凡事守口如瓶,

我知道万物皆空此心正死,一片乌有;

我知道你即谎言而我却对你喃喃祈祷,

我跪下双膝;我知道你把双手合上,

你闭上双眼无视失望在呼嚎,

我知道我,只有我,在痴心妄想;

宽恕我吧,主啊,原谅我实在疯狂。

向着你的沉默我要为我的不幸大哭一场!……

 

冬夜举起纯洁的圣杯祝福上苍。

 

1888年

 

(杨松河 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