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巨神像》

美国:普拉斯

我再也无法将你拼凑完整了,

补缀,粘贴,加上适度的接合,

驴鸣,猪叫和猥亵的爆炸声,

自你的巨唇发出,

这比谷仓旁的空地还要槽糕,

 

或许你以神喻自许,

死者或神祉或某人的代言人,

三十年来我劳苦地

将淤泥自你的喉际铲除,

我不见得聪明多少,

 

提着溶胶锅和消毒药水攀上梯级

我象只戴孝的蚂蚁匍匐于

你莠草蔓生的眉上

去修补那辽阔无比的镀金脑壳,清洁

你那光秃泛白古墓般的眼睛,

 

自奥瑞提亚衍生出的蓝空

在我们的头顶弯成拱形,噢,父啊,你独自一人

充沛古老如罗马市集,

我在黑丝柏的山顶打开午餐,

你凹槽的骨骼和良苕的头发零乱

 

对地平线施以古旧的无政府主义,

那得需要比雷电强悍的重击

才能创造出如此的废墟,

好些夜晚,我顿踞在你的丰饶之角

左耳里,远离风声,

 

数着朱红的深紫的星星,

太阳自你舌部支柱升起,

我的岁月和阴影互相结合,

再也不去倾听寻找龙骨的轧轹声

在停泊码头的空石上,



0

原文《》

by

对手

普拉斯

如果月亮笑了,她会象你。

你同样留下美好事物的

记忆,但是已渐渐淹灭。

你俩都是光的伟大借用者。

她圆润的嘴哀悼着世界;你却无动于衷

 

你旷世的天资是用石块创造万物。

 

我苏醒于一所陵墓;你在这里,

石桌上的手指咯咯作响,寻找着烟卷,

象居心叵测的女人,但没有那种神经质,

你临终时说出一些不可思议之词。

 

月亮也在屈辱着她的臣民

 

白昼里它则荒诞不经

而你的不满,在另一层次

穿越邮件的缝隙和如期的爱一起抵达

白的和黑的,如一氧化碳般珍贵。

来自你的音讯,无一日平安无事

也许漫步于非洲,然而却惦念着我。

0

蜂盒的到临

普拉斯

我订购了这个,这干净的木盒

方如座椅而且重得几乎无法举起。

我会把它当成侏儒的棺柩

或一个方形的婴儿

要不是里面这么嘈杂。

 

这个盒子是锁着的,它是危险的。

我得和它一起过夜

我无法远离它。

没有窗户,所以我不能看到里面的东西。

只有一道小小的铁栅,没有出口。

 

我把眼睛搁在铁栅上。

它黑暗,黑暗,

让人觉得是一群聚集的非洲奴工

渺小,畏缩等着外销,

黑色交迭,愤怒地向上攀爬。

 

我怎样才能释放他们?

就是这种噪音最令我惊吓,

无法理解的音节。

像罗马的暴民,

卑微,接二连三地被捕,但是天啊,一起!

 

我附耳倾听狂怒的拉丁语。

我不是西泽大帝。

我只不过订购了一盒疯子。

它们可以退回。

它们可以死去,我不必喂食它们,我是买主。

 

我不知道它们有多饥饿。

我不知道它们是否会忘记我

如果我开了锁并且向后站成一棵树

那儿有金链花,它淡黄的双行树,

以及樱花的衬裙。

 

它们可能立刻不理睬我──

穿着月光的衣服戴着黑纱。

我不是蜂蜜的来源。

它们怎么可能转向我?

明天我将做个亲切的神,还它们自由。

 

这个盒子只是暂时摆在这儿。

 

(张芬龄 译)

0

雾中羊

普拉斯

山岭迈入白色之中,

人和星辰

伤心地望着我,我令他们失望。

 

火车留下一趟呼出的气,

哦,慢腾腾的

马,锈色,

 

马蹄,悲哀的铃声————

早晨越来越暗,

整整一早晨,

 

一朵花已经离去,

我的骨头抓住一片儿寂静,远处的

田野溶化了我的心,

 

他们威胁我,

要我穿过,去一片没有

星辰,没有父亲的天空,一泓黑水,

0